創造對自己有利的必然


nan-fang-shuo

作者:南方朔
《創造對自己有利的必然》
公理一定必勝?暴政一定必亡?
許多歷史的必然,其實是製造出來的。
看穿必然性的虛假,才能看清事理。

在勵志及警世的名言裡,我們最常聽到的兩個字,就是「必然」,因此有:「好心必有好報」、「用功讀書必能成功」、「仁者必然無敵」、「暴政必亡」……等等金句。
但若冷靜地想一想,把這種有用「必然」的勵志或警世金句,當作教化工具或許無妨,但這種「必然」是否站得住腳,卻值得懷疑。
因為人的思考,都是線性的,有因必有果。但真正的因果是什麼,我們卻無法掌握,於是就出現了一種「以成敗論英雄」的因果觀。
當一個人成功了,後人就幫他找理由。如果他剛好有「用功讀書」或「好心」這種特點可以發揮,人們就會得出「好心有好報」,或「用功讀書必能成功」這種結論。
至於他的成功可能是在某個關鍵時刻搞了什麼陰謀詭計,這種真正的因果,則全在人們隱惡揚善的原則下,略而不論。
因此,我對「必然」這種概念,一向不太能接受。個人或群體的生命,充滿了太多偶然和意外等、不是那麼線性的因素,我們其實很難用簡單的因果論來概括,更難說有什麼「必然性」這種東西。
「必然性」這種說法,多半是一種「成王敗寇」、「以成敗論英雄」所造成的倒果為因。
正因為對以前那種線性因果論有所懷疑,從古至今便有許多歷史哲學家,對歷史事件的因果提出了一種「反事實敘述」。
例如,後人說華盛頓的美國獨立戰爭,是「公理正義必勝」,但一七七六年夏,華盛頓的軍隊在長島大敗,幸而當時的東河突起大霧,華盛頓的敗兵遂能逃到曼哈頓。如果沒有這場大霧,華盛頓有可能戰死、或戰敗投降。
一場大霧 讓美國獨立?
因此,美國獨立戰爭根本與正義無關,而是偶然大霧幫了忙。如果沒有這場大霧,可能根本就不會有後來的美國。
歷史哲學家的這種說法,不是沒有道理。只是他們說的沒有那場大霧,因此華盛頓戰死或投降違背了事實,有道理也變得完全沒道理,只淪為書呆子的空談。
因此,人是講究現實的。現實上已發生的事,人會相信它必然有因果關係。沒有發生的事,當然不會列入思考範圍內。
於是這種講究現實的現實主義,會使人產生一種命定主義的心態。人們對已形成的秩序和限制,會默然接受,認為那是一種必然。既然是必然,就表示我們沒有太多別的選擇。
這種命定主義,讓人忘了一個更基本的鐵律,那就是一個秩序,經常是別人或別國製造的。別人或別國根據他們的利益,造出了一種秩序,即是他們製造出的必然,並非我們需要的必然。
因此,哈佛法學教授翁格(Roberto M. Unger)寫了一本《虛假的必然性》。必然性是別人或別國造的,不要相信它,我們要努力創造對自己有利的必然。
轉自 http://www.cw.com.tw/blog/blogTopic.action?id=9&nid=2845&page=1
【不是任何付出必然得到收获,就好象追女生一样,付出了也未必讨到对方欢心,勉强也是没有幸福的,呵呵呵……功课做得足,自然增加了成功的机率,对事情了解并看得透,有助做事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