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选举,何时再有?

随着马华不入阁的决定,让很多受委的官职或公务员继续受薪但不做工,浪费人民的税款,务边国会区提出村长选举还民主第三票,也避免日后出现不负责任的地方议员。
如今,务边国会区的5个华人新村之村长选举落幕,马华也可以接受州级官委,以后要再进行此类的地方选举就没有那么好的借口了。
据悉,民联州属即雪州和槟州掌握州政权都答应要落实村长选举,除了雪州是比较有一点点诚意,推展了几个新村的村长选举并获州委任后,就没有再进行了。槟州更加不用说,是完全没有做过。霹雳州民主行动党为民联成员势力最大,执政11个月及落为在野党后,也多番以种种借口不推行落实民主第三票,令人感到非常失望。 理由通常都是“违宪”,可是槟州通过反跳巢法令也是违宪的做法;胜者为王,坐镇江山掌握权力加上“饱受人民狂爱戴”,做什么都是合理的吧? 如果真的拥有维持法律秩序精神,为什么一直以来被指非法的集会都踊跃参与?甚至呼吁国民一同参与?所以,根本不是法律上的问题,而是要不要做的问题,同时也是有没有双重标准的问题。 我希望那些答应了要做还死不甘愿做的人,即使你有借口不做,也没有借口不宣扬民主第三票对国家与人民的重要性,好自为之。

20131020-ketuakamp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