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茶

20150825-tea

谈茶,对我来说也只谈普洱,不是因为我专,而是我较少喝其他的。

普洱,结缘的时期应该是在千禧年,在中国深圳走一趟,堂哥是个卖普洱的商人,所以回来就在这方面探个究竟。

堂哥是我与普洱的结缘之始,但却没有和堂哥的口味结到任何缘份,反而是最早期在茶艺论坛认识的怡保茶友的口味较为有缘。

其实,堂哥的茶确实难以入口,不是说不好,只是口味不同。后来在探索之下,发现原来这种茶叫做湿仓,就是把原有的茶加湿或意外加湿而成。据说,新生茶入仓加湿后,无论茶叶茶堂的外表都与老茶相似,因此也有人把这种茶当成老茶来卖。而我从一开始接触,就觉得这种茶喝不下口,可说是天生与湿仓无缘。

但湿仓确实也有爱好者,香港人喝的普洱多为湿仓,据说原因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普洱茶本不贵重,很多人都把它胡乱储藏,可能是海港湿气较重,意外变成了湿仓。曾经看过一个片段,香港某个茶人坦言香港人喜欢湿仓,也是香港人独特的口味。他们不会忌畏别人的眼光,也不会把湿仓当成老茶来安慰自己,而他们还能够在湿仓当中分辨新茶老茶,实在厉害。也正因为湿仓的关系,他坦言,港茶人喝普洱都洗两次茶,把仓味大量除掉。

后来的我,意外的获得了一饼古树茶,而我却不知情的把它当成百年茶树的茶来喝,一个星期和两三次,好不过瘾!芳香清爽的口味,最喜欢了!结果口味就这样奠定了,因此对于其他的拼配灌木茶,根本喝不下口!那时候的我喝茶可算是嘴叼,任何不好的茶,才进口中就说不喝了!

只是好景不长,好茶除了难得,没有相当的财富也没有能力去负担。加上与茶友渐少见面,喝茶的机会也随着变少,所以渐渐的喝茶也从日常生活中抽离了。

至少有一两年吧?没有喝茶的我,有一日在某个分享会上喝了一杯普洱茶,是由主办单位准备的茶水。才一进口,感觉是多么的满足,不是遇到品质好的满足感,而是那种久久没有品尝而怀念当初的那种感觉。那茶又苦又涩又有烟味,想当年我是根本不喝的,如今却又品之而欣,无常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