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色的银

IMG_4902

昨天向实兆远州议员倪可汉先生请教2016年霹雳州的财政预算案的看法,他说这个州的财政预算案才10亿多令吉,行政用了6亿多,发展才3亿多。(更新:预算案实际数字为10亿8882万令吉,行政开销为6亿9138万令吉[63.50%],发展开销为3亿9744万令吉[36.50%]。)

他说国家的财政预算案中的轻快铁计划就需要约百亿令吉,我们的发展款项只有3亿多可以做什么?而且霹雳州贡献予中央的税款约300亿令吉(年),60年前霹雳州的家庭平均收入比雪槟(雪州,当时未有雪隆之分)更高,如今却是全马最后第二。

(上述聊天数据为“约”,本人没有刻意做笔记,毕竟只是聊天。)

我想啊,对一个州,3亿多的发展开支可以做什么?现在的大型计划随手都几个亿了,小小的都要几千万,平均一个计划5千万的话,3亿多令吉只能搞6~7个计划而已。而霹雳州州务大臣在上一届州议会中宣布的第11大马计划之霹雳州版本时,里面的计划全都是旧计划,所以霹雳州根本就无法推行新计划和寻找新收入,而发展开销也不懂是不是不断投入拯救旧计划之中。况且, 按照3万变三千的国内惯例或风趣,或许最终的实际成效只能取得3千万效果而已。

当然,有些计划”可能“还是会获得中央支持的,但需要向他们”乞求“(我觉得乞求的字眼并不苛刻也符合实况),或许我们还能吃到剩下的面包屑。

许多人说,地方小的国家都比较容易管制,我绝对否认这项观点。

我在google搜索新加坡的财政预算案,他们2015年的财政预算是682.2亿新币(2015年年头,2月份月1 SGD = 2.61RM),即约1780亿令吉。新加坡土地面积约700平方公里(百度),霹雳州则约21000平方公里(百度/维基)。霹雳州这个比新加坡大30倍的地方,所能调动的资金却比他们少178倍……我能说悲哀吗?我们还应该自豪吗?

再说,如果按照中央预算案计算,即2672亿令吉,行政开销为2152令吉,发展开销为520亿令吉;比例是 2152 : 520 = 80.53% : 19.46%,大约是八二分账。如果按照霹雳州供予中央300亿税款的计算,再以八二分行政与发展比例,霹雳州至少应获得60亿来自中央的发展拨款。倘若我们国家的行政开销不是如此庞大的话,霹雳州可获得更多!

总而言之,不是一个土地面积小的地方就容易管理,而是高度自制,和有钱做事自然灵,不必看中央的脸色。如果霹雳州所有贡献中央的所有税款都自己用的话,我相信霹雳州的潜力绝对不止每年贡献的约300亿税款,成就也绝对比现在更好。

看到这种情况,Perak langsung tak jadi Perak, malangnya terjadi Berak saja……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