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与残障感言

早上突然想起某间曾经短期频密光顾的茶室,到达后才发现没什么客人。好啊!我就喜欢这种没什么人的地方!

点餐的时候,负责招待我的是一名聋哑人士,突然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其实以前也曾经向她点餐,但太久没去了,我也忘记了这回事。但在她的循循善诱之下,问题也解决了,她也似乎非常熟练的使用这种方式。

回到这个地方,又唤起曾经某个年代的我,想要学习聋哑手语,最起码也要知道“谢谢”要怎么向他们表达。在这个功利的社会,几乎所有人都在说,学什么语言,以后有什么出路,可以去哪里发展。可是却没有人想,学什么语言,和什么人沟通交流,协助哪些人为他们发声,探索他们的故事或遭遇。所以其实那么多年来,似乎也不见得国家在无障碍设施上有太大的进步,就因为弱势、残障群体的声音比一般百姓更加“人微言轻”。

在现今社会,我们的议会、政府部门、私人机构公司,常强调男女如何平等,保留多少配额给女性等等,可就没有人说要建立多少机会给这些弱势、残障的同胞朋友,而这个身全脑残的社会里面,只有他们才能真正道出他们的不便,也只有他们的经历遭遇,才能为这群人打造更便利的社区。最终的结果也不只是改善他们的生活便利,而是改变整个社会的脑残现象,建立一个更加行事前为他人思考的大爱社会。

曾经本土电视台NTV7制作过一系列的节目(我只是看其中一集吧,时间不对),是有关残疾人士的。期中一集让我感到最感触的是,有个盲人跟着导盲线的指示在街上行走,这些表面上很体贴的设施,却成为了让他们迈向受伤或死亡的陷阱!(他妈的!)偷工减料和“导亡”设计不在话下,社会上那些身全脑残的人也参与谋害这些既小数又残疾的人们。为了生活找吃的小贩们把档口摆在“导亡线”的地方,汽车停泊在“导亡线”上,这些也只不过切断了他们的安全步行道而已,最可恶的是摩托车停在“导亡线”上,让许多盲人不慎触碰排气管而被烫伤!

身为一家电视台,我认为NTV7已经为社会做足了本分,但是身为公民的人们,他们是否行使他们身为公民的责任?能不能在做出一些举动之前,想一想究竟会不会伤害到别人,就这么简单而已。而不是在造成许多潜在伤亡的情况,除了上述伤害盲人的行为,比如双重泊车除了会导致交通大乱,也对于我这些摩多骑士有一定的危险,而当我们声讨这些人时,他们却言之凿凿的说:“一下子而已嘛!”或更多更多的理由。

我在红绿灯前,不会停在斑马线上了,虽然使用斑马线的人不多,但这是我维护社会的基本责任。也曾经因为这样,管理交通的交警以为我避开他,叫我过去问话。当然,好像我这种一脸善良的人,问两句就叫我不需要等绿灯,放行左弯了!

20130701-lin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