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色的银

昨天向实兆远州议员倪可汉先生请教2016年霹雳州的财政预算案的看法,他说这个州的财政预算案才10亿多令吉,行政用了6亿多,发展才3亿多。

原则会比立场更重要,但往往立场却模糊了原则。

在任何政治上,只有相信与不相信,与跟随与不跟随。 每个人遇到不同意见的人,都会觉得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 我喜欢百家争鸣的故事,虽然不知道真不真,或者有没有读错改编故事,比如孔子有访问过鬼谷子,他们都互相称赞对方的理念,但仍然坚守自己的原则。 原则会比立场更重要,但往往立场却模糊了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