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止斗思远路。

董总恶斗终于告一段落了,虽然有着许多“文化人”在闸门之外把关,但特大总算在合情和理合法的情况之下顺利进行。这时候的董总,对于未来动向是真的要好好思考,究竟是要怎么继续走下去,朝什么方向进行发展。 前阵子和一个巫裔青年聊天

谈茶

谈茶,对我来说也只谈普洱,不是因为我专,而是我较少喝其他的。 普洱,结缘的时期应该是在千禧年,在中国深圳走一趟

最美妙的红包

这是我收到过最美妙的红包! 给我这封红包的是一位70岁的老伯伯,个子矮小语气柔和,相貌相信是意外的关系比普通人更特别一些,加上听过他所说的儿时故事,我对他的印象是深之又深

刀剑锻冶

这两天连续数个小时不断搜索“铸造、锻造、刀剑”之类的资料,网络上几乎没有一套完整的资料,尤其是一些古兵器上的纹,是怎么形成的也没有什么文章说法,简直就是正在折磨我的好奇心

封窗记

公司很多蚊子,从外而进的通道全都需要被封闭,但我是个特别挑剔的人,事情自然没有那么容易和迅速进行…… 厕所的窗口位置可通往后巷,相信是蚊子来源最多的地方,基于需要泄臭味,所以不能令其封闭,只好用蚊纱网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