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妙的红包

20150224

这是我收到过最美妙的红包!

给我这封红包的是一位70岁的老伯伯,个子矮小语气柔和,相貌相信是意外的关系比普通人更特别一些,加上听过他所说的儿时故事,我对他的印象是深之又深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他走进我工作的社区中心,拜托我们为他更新一马援助金的资料。从他的身份证号码得知他的年龄,而且当他来的时候并没有其它人,见闲着就向他讨取兵如港新村旧态的事情。

这个年龄层的老兵如现仍在世的不多,我们的社会在过去并没有什么人记载从前的事迹,历史就只能存于老兵如的记忆当中,不少的趣事都随着年长者与世长辞一同埋入土里,不留丝毫的印迹让后人考古。

伯伯说,当年他是因为紧急法令下组立新村才被逼成为兵如港村民,当时的他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生活穷得很。在新村里生活超过了半个世纪,令他记忆犹深的就是一场血光之灾,也是一场无妄之灾。

他说,从前新村内一旦有树木被砍伐,树干便属伐木者所拥有,剩下的材枝就视谁先到先得,一般上都取回家用于炊火烧饭所用,以减轻购买木柴烹饪的负担。

他没有丝毫考虑的道出,当年年仅11岁的他在“霸树”时,与一位比他大1~2岁为“争树”而来的女子而发生口角,最后对方还把菜刀砍在他的胳膊上,令他几乎断臂。当时剧痛无比的他只管号啕大哭,心想手臂肯定是断去了!

我想是因为当时的社会并没那么发达,伯伯后来是被母亲踏脚车从兵如港新村,把他载到中央医院进行接驳治疗。很幸运的,手臂成功接驳,但就留下了一道伤疤和难忘的童年……

“没想到一个女子居然那么狼死……”

我问他,是否有报警处理此案件?他说,女子的母亲和自己的母亲是相当熟络的朋友,所以事后就只是赔个红包了事。时到如今,他还能道出女子是住在何处,如今在什么地方,女子的家人依然在兵如港居住。

直到最近,他又光临我这为他填写福利部老人援助金的表格,他出示4张到中央复诊的卡,我网络翻译后得知其中一个部门是侨形专科,而他也说是曾经发生过意外。伯伯一生受尽皮肉之苦,所以我也没有因为好奇心复发追问下去,就感觉不忍心再提起他的一些伤心事了。

最后一次到来寻求协助完毕后,临走的时候他从装杂物的塑料袋中取出一个红包给我。心想他老人家的负担一定不轻,我怎么好意思收呢?拒绝了几次后,他说这只是个红包封,图个利事意思意思,我才把这收下。

曾经听过一句话,“千里送鹅毛,物轻情意重。”,就是这个意思了。虽然只是一个红包封而已,但足以在我的记忆中烙下记印。

现实世界的人们是以金钱的数量衡量一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或不好都是以金钱物质去衡量。零用钱几多啊、红包给多少啦、花红多不多、请客的质量,而且居然还有红包都有行价……大家似乎忘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善意、情意等等都是无价的。

希望这片土地的人情味不会消失,社会维持纯朴。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