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一夜原住民村游,后感

20151107 asli-9
原住民,相信是马来西亚这片土地最早居住的人们,但由于长期与现代社会或文明缺乏接触,导致许多原住民依然过着原始的生活,却需要面对文明所带来的侵害。

天然资源-森林,在文明的世界里,是商人眼中可变成白花花的钞票之物,是国家税收的来源,也是贪官们的财富泉源。但森林,对原住民而言,就是家园,是生活。森林河流,是原住民的命根,远离都市的他们,又怎么料到文明这个魔兽,会入侵他们处于野外的家园?

面对文明的吞噬,靠山已经不能再吃山,靠水不能再吃水,祖宗流传下来的谋生技能已经难以再延用,冷酷无情的文明却丝毫不怜悯,非要把他们赶上绝路都不罢休。虽然他们的生活看起来落后,但他们的品性羞涩又知足,无论对人类或大地都绝对不构成危害;但若要是以弱肉强食的文明诠释的话,他们是注定必须被淘汰的一群。

美丽的早晨,艳阳照耀着一大片被开发的林地,无奈原住民的生计和环境因此被破坏。

美丽的早晨,艳阳照耀着一大片被开发的林地,无奈原住民的生计和环境因此被损害。

许多都市人认为是必须放弃他们的,但其实这些人都犯了国内种族歧视的通病,那就是不了解他们,就定论他们的缺点,丝毫没有理会过他们的感受,也不肯站在他人的立场上思考。短期内强使他们进入“自己的理想世界”,就好象要我们这些保守的东方人参与天体沙滩派对一样,对那些开明的老外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对于我们却不可理喻一样。

原住民真的那么弱吗?对我而言他们并不软弱,倘若他们软弱的话,早就屈服在文明之下,甘愿做一匹文明的牛马。他们的坚毅的精神,不屈不饶的与文明这头魔兽抗争,以传承祖先的智慧。他们的遭遇,其实与世界上许多少数群体一样,就因为不够奸诈、缺乏野心、没有资本,而被边缘、剥削、欺凌、压抑。

我也认为他们与现代社会的都市人有着许多共同点。就好像,现代许多人都喜爱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打工。这种思想,何尝不是如同原住民的生活方式吗?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活,不想屈服在他人淫威之下。另一方面,当他们面对家园被侵害被逼迁,他们的情绪也与现代社会中,那些在某一片土地居住或耕种了几代人的非法住户、非法农民一样焦急,甚至与捍卫义山祖坟的情操是一致的。而这些人在资本家的眼中,只是一群没有能力谋取更好生活的人,霸占他人土地还赖死不走,阻碍发财的绊脚石,根本就是一样的。

另外,处于文明世界的人们,都已经被训练得好像一头马戏团的野兽一样,不辨是非按照指令生活。举例,原住民在生活上却需要做出许多分辨对与错或好与坏之间的决定,就好像当他们在山林里采摘野菜,就必须分辨哪些可食哪些不可食。而现代都市人已经被市场训练成为一只光懂得消费的行尸,辨别能力逐渐退化,导致在面对更多的事情时丧失了思考及分辨的能力。

最近,2次进入了稍微偏远地区的原住民村落,他们都面对着同样的逼害,就是砍伐山林导致家园生计受损;同时,政府旗下的原住民发展局(Jabatan Kemajuan Orang Asli)虽然为他们建设了非常先进的设备,如发电及净水系统,或储水系统,但由于他们的收入微薄,根本买不起柴油启动发电机,而储水系统也只是放了蓄水桶给他们而已,问题是水要从哪里来?根本就是揾笨的!

20151107 asli-17

政府建设的发电机和蓄水池,对原住民来说根本没有用。

 

20151107 asli-18

伟大的一个马来西亚蓄水桶,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会无端端的涌出净水的桶?

所以以下我所写的,都是第二次在前几日,我与一伙人进入一个位于北霹雳,距离宜力约20公里的一个原住民村进行一些社会工作,两天一夜交流中所得的事情。而在这一次的“旅程”中,我发现其实他们的生活,有些也和听闻我们华裔祖先智慧的事迹那样,让我对他们感到钦佩。

负责接头的是一对原住民夫妇,据我了解丈夫亨利(Henry)是来自沙巴州,妻子珍妮(Jenny)是来自东海岸。珍妮说,他们才来到这个村庄大约半年的时间,在这之前他们在北霹雳州万定(Pulau Banding)居住了8年之久,他们是教育当地的原住民种植,教育小孩子读书写字的义工。珍妮说,原住民基本上都很害羞,当他们夫妇俩开始在这个村活动时,村里的人看到他们都躲躲藏藏的,所以他们把屋子建在原住民村的不远处,直到取得原住民们的信任才开始深入的进行教育工作。

他们夫妇俩除了教小孩子学习马来语、英语、数学等基本的知识之外,还教育了他们种植稻米,也使用了和我们祖先一样的方式种植,即火种。他们在家园附近开辟了小小的地段以种植稻米,部分的树干用来建亚答屋(Atap House),在种植之前把其余砍伐乔木灌木全部烧掉,然后田地里的杂草和草种也随着火势消灭,才能在种植后的一段时间内维持没有杂草与农作物抢夺营养的事情发生,同时把植物身上的矿物质回归到土地。

或许有人说,他们自己也砍伐树林破坏山林,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他们的做法绝对无伤大雅,因为这种数十人开发不到一英亩的土地,比起政府批准予资本家用机械砍伐的地段,只是小巫见大巫。也就是因为这种差别,当站在他们的家园就可以看见至少数十英亩被开发的森林,正在准备进行种植商业作物了。也或许有人说,火种这种方式对环境污染造成烟霾,这种说法似乎也暗示,因为过去数千年来都是用这种耕种方式,如今地球一定要是乌烟瘴气的;况且,如果不使用这种火种的方式,他们还能以怎样的方法来耕种?用现代化的农药吗?别忘了工业发展才是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

亨利展示教育小孩的英文课本

亨利展示教育小孩的英文课本

由于他们使用非常原始的种植方式,所以他们在种植方面必须下非常的功夫与心思。一位年老的伯伯担心稻米结果之后,会引来小鸟的光顾,把他们的农作物都吃完,想要布网但面对资金方面的问题;不仅如此,老鼠也是喜爱稻米的小动物,但老鼠可以用陷阱(他说perangkap,老鼠笼吧?)补抓。听到老伯伯这么说,我无名的担心起来,便问珍妮有关天敌的问题,她说,不只是小鸟和老鼠会让他们的产量下降,山猪也是他们收成的竞争者之一,因为山猪会把稻米植株吃掉,所以村民们必须花很多心思在预防野生动物的侵害,例如他们会在稻米结果的时候,在田里用藤绑了一些铁罐子,不时要去摇动把小鸟给吓跑。

而且当我们在那里过夜时,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带着两名中童往稻田里跑,便问他们是去何处。原来他们将在田里过夜,预防在夜里行动的山猪到来吃他们的农作物。没办法,有机、低成本和良心种植业就是那么的头痛,换作是都市人进行耕种活动,就会用把毒药放在田里杀老鼠、山猪或小鸟。

大自然之下的竞争是如此的残酷,但都不比大幅度开发森林所带来的危害严重。森林开发除了把人类的食物消灭和破坏生态环境,野生动物的居所和食物也跟着摧毁,导致加剧了人类和野生动物之间的竞争。

一位年长的原住民伯伯,为人特别好客,或许是长久以来都嫌少访客,加上对穿针引线的中间人感到信任的关系吧。他带我们去看他们第一次栽种的稻米,稻米行间种植了一些玉蜀黍,他摘了好多条送给我们吃。我们这些都市人,都未经煮熟就吃进嘴里,他看了就劝告我们说,玉米生吃对身体不好(难以共同沟通的语言详细解释)。就这一点,让我想起了其实在中医的智慧里,只有生果才能在没有煮熟的情况之下吃,其余的都必须煮熟吃,否则就会产生对人体的危害。

20151107 asli-11

30多个人合力开垦不到一英亩的稻田,田边建立一间寮屋,以在白天驱赶小鸟,夜里驱赶山猪。

由于山林被大量的砍伐,导致水域受损,食水成了他们生活上严峻的挑战。亨利夫妇可说是厉害之极,在山谷附近找到了地水之源。他们不是掘井,而是在某个丛林里找到了一个地方,地面不断渗出净水,他们便筑起小小的围墙和水喉收集那些水食用。

虽然他们的生活上有着令人惊讶的智慧,但他们的生活是依然有所不足的,环境卫生或许是令他们最恐惧的吧,我也担心他们的水源是否会遭到老鼠的排泄所污染。

我们在原住民村里过了一夜,两位同行的同伴都分别在不同时候看到老鼠在屋顶横梁上行动,其中一人便问他们是否把老鼠抓起来吃?好客的老伯说老鼠是不能吃的,老鼠会引起人体疾病。他说,曾经有个小孩相信是在睡觉时,老鼠在横梁上排泄滴在小孩身上,导致鼠尿病发送到怡保中央医院就医,还讲述了不少有关鼠尿病的辛酸史,我就不在这里那么罗嗦了。

hdr

亨利夫妇在这个湖的对面找到一块渗出净水的地面,并把水透过水喉引到更靠近居住的地方。

我们一共在村里生活了两天一夜,却没有机会和他们一同进餐,原因是当我们进餐时他们都非常含蓄的在屋外守候,直到我们全部用膳完毕之后,在珍妮的呼吁之下才来领取由同行妇女烹调的食物,而且过程并不是好像都市人心目中没有文化的那种作风,争先恐后、你争我夺的,虽然不是非常有秩序的,但至少是不争不吵的。同队的妇女也派发糖果饼干给予儿童们,儿童们顶多只是在派发者的面前伸手等待派发者派发物品,同样也是不争不吵的。

就他们这种情操,让我感觉他们的素养绝对比拥有五千年文化背景的强国蝗虫还要好上千百倍,比起国内许多都市人还要好。曾经听闻某年霹雳州大臣举行门户开放,这种场面都是免费食物任吃,出席的人民为了争夺食物,插队等混乱场面还算小事,有者焦急得居然伸手跨过人头徒手抓拿食物;我也曾经出席这种官方的门户开放,虽无徒手抢食物,但也是相当拥挤争先恐后的,我不喜欢这种场合。

20151107 asli-1

孩子们不会争先恐后的向派发零食者争夺零食。

由于他们的世界还没发明垃圾桶,所以派发的糖果零食包装都到处丢,但这不影响他们的环境清洁,相信他们将在某个时候会进行打扫,然后把垃圾烧掉。我们不能以都市的眼光去衡量他们的生活作息,这是不公平的。如果垃圾承包商肯收集他们的垃圾的话,那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他们的生活,就好像我听都市前辈们过往的生活相似。从前新村里的小孩,许多都没有穿鞋子的在村内跑上跑下,而原住民的村落也是一样的。夜里,由于我们购买汽油供发电亮灯,其中一户人家便打开电视至午夜,当我走过去想和他们说关灯时,发现许多人站在屋子外一起看电视(从前华人新村也是如此),我不敢打扰他们的雅兴,只好告诉他们随时可以关灯了。

其中一段在村内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半夜两点还没能睡着,便走出众人过夜的“礼堂”观星。由于没有月亮和光害,肉眼仰望天空上的星星真的多得不得了,感觉仿佛就是进入了一个水晶球里,看着水晶球外的世界一样,非常澎湃宏伟。

20151107 asli-0424

夜里的星空真的漂亮无比!可惜没有带三脚架!

临别这一个村落,我们的领队决定把多余的干粮留下给他们,他们商讨就在团体工作(Gotong-royong)后一起享用。我就好似一只好奇的猫咪,问有关团体工作的事情。

珍妮说,在村里面团体工作是经常进行的,就比如种植稻米也是团体工作之一。他们尝试把团结的相处方式传授给村民们,让他们不分彼此,如果收成好食物充足,就大家一起吃得好;如果收成不好,食物匮乏,就大家一起省吃俭用。如果连原住民们自己都不团结,那么外人看到都会想要欺负他们,而不是帮助他们。

虽然制度上看起来具有共产制,但我认为这种制度恰恰就适合这一个群体。国内许多对他们进行的制度上全面改革都失败了,被边缘的他们根本无法适应。如果把我们的现代主义强行灌输给他们的话,或许就好象2005年的一部电影《曼德雷》里黑奴一样,习惯及无法抛弃守旧的封建制度,却吸收了新制度的坏处导致许许多多的负面问题发生。

处于文明一方的人类用了那么久的时光才慢慢进化成为了现代社会,如果用几年的时间要原住民适应,这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认为,人类是从狩猎社会慢慢演化成农耕社会,从物物交换慢慢演化成钱币买卖,从集权慢慢演化成分权,他们也应该慢慢的被教育进化。我对他们的种植活动充满了期望,我希望他们可以从依靠狩猎野兽的生活慢慢进化成农耕,如此不需要每日为食物来源而忧愁;我希望他们依赖河水生活可以变成掘井取水(目前没听说过原住民有掘井的迹象),就好象从前华人在马来西亚定居时一样,那么他们就不必为取水而忧愁。所以我建议当他们收成的时候,向身边的人发起招纳物资与他们的旱稻交换,除了可以让原住民的问题传达给身边的人,也不希望原住民会因为金钱而变得过分现实,舍弃了淳朴的一面。

20151107 asli-15

临别时,珍妮和其中一位原住民讨论如何处理我们留下的干粮。

20151107 asli-2

村内没有垃圾桶,垃圾都是烧掉的,我们不能以都市人的观念衡量他们,毕竟他们哪里没有垃圾车服务!

20151107 asli-4

竹子是建筑物重要的建材,墙壁、地板都用竹子,所以很通风。

20151107 asli-10

在田里的照片,左下角那条就是准备绑罐子的藤条,用来吓跑小鸟的。

20151107 asli-16

原住民的屋子建在山丘上,光是这约百米的斜坡,让我们爬得非常吃力!

20151107 asli-12

我们去帮他们拉水喉,把地面渗出的水引到更靠近原住民居住的地方。

走进原住民村的路上,遇到一颗干枯的高树,真的是死了也那么威风!

走进原住民村的路上,遇到一颗干枯的高树,真的是死了也那么威风!

20151107 asli-7

原住民小孩都非常好动!

20151107 asli-5

亚答

20151107 asli-3

小贝比也分配到零食,有福同享!

20151107 asli-6

亚答屋顶内部

20151107 asli-8

太阳很猛,在亚答屋低下却凉快无比。

20151107 asli-14

让我想起前辈们讲述从前新村的生活,很多小孩都没穿鞋。

村内的景观

村内的景观,左方和前方是他们的屋子,右方的是议会厅和礼堂。

这就是原住民让我们过夜的地方,其实是他们的礼堂或会议场所。文字写着,”会议场所,这对我们非常有用。“

这就是原住民让我们过夜的地方,其实是他们的礼堂或会议场所。非标准的马来文字写着,”议会厅,这对我们非常有用。“

20151107 asli-19

年迈的原住民酋长,看起来还精神奕奕。

亨利夫妇的居所,离开原住民住家不远而已,也是收集引水的地方。

亨利夫妇的居所,感觉风水很好啊!这地点离开原住民住家不远而已,也是收集引水的地方。

珍妮准备泡咖啡给我们喝!

珍妮准备泡咖啡给我们喝!

hdr

坐在亨利夫妇家门,看风景,别有一番风味!

20151107 asli-225628

准备就寝,自拍一下!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